牛年情思

  在十二生肖的动物中,牛与人的生产生活最息息相关。它是农耕文明的功臣而备受尊崇,从古至今的迎春礼仪它扮主角。辛丑牛年到来,它仿佛又披红挂彩闯进激情飞扬的“春晚”,将我们民族辞旧迎新舞台的帷幔掀开,在欢腾中登场。此刻,唤起我儿时爱牛往事的记忆,引发出无限眷恋的乡土情思。

  我的童年生长在重庆南岸的乡村,记得我家门前便是一片水田,屋后还有葱翠的竹林环抱。每天清晨我上学走在田埂上,常被水田里农夫赶牛犁田所吸引,农夫扬鞭吆喝着,水牛温顺地低头拖着沉重的犁蹚开泥水奋力前行。吃苦耐劳,这是牛给我的第一印象。看它犁田让我入神不禁驻足,这时便传来外婆的催促声:“快走吧,要迟到了!”等放学回来,放下书包我便把在田边观察到水牛犁田的情景画在硬纸板上,并沿轮廓剪下来,还安上底座立放,退后几步欣赏,好开心!

  我和牛进而亲近,是结交了邻里农家的放牛娃。假日里他常约我随他和其他小伙伴一起去放牛。牧童骑上牛背还叫我上,我害怕只能徒步尾随。他们拍打牛屁股,牛跑起来,穿过竹林惊飞一片山雀,踏过草坪留下一片蹄印,路过油菜花地,油菜花那炫目的黄色映衬着紫黑色的水牛牧童,简直太美了!这个印象我至今难忘。到了坡上,牧童撒缰任牛吃草,便拿出自糊的风筝迎着山风放飞。空旷的山野回荡着天真孩童们阵阵清脆的欢笑声,不时还伴有老水牛低沉的鸣叫。这美妙的天籁之声乃优美动听的田园交响曲。

  牧童爱牛如命,秉承着祖辈的遗训,更晓得在这个可爱的动物身上有他们太多的希望。爱牛的深情也感染着我。我常到牛圈去看牛,连那里的草料和牛粪散发的异味也感到亲切,久久不会散去。酷暑盛夏,为给牛降温,牧童将牛赶往村外池塘,当地叫“牛滚凼”,给牛洗澡。牛在水中只露出头和部分身体,牧童们在其间嬉戏击水。这情景我后来在李可染的水墨画里也看到,据说画家就是从我故乡那得来的素材。

  童年的乡土情结,影响着我人生道路的选择。我热爱上民间艺术,并以她为我艺术生命的基因,也在我的画里。我的版画《春曲》,就是我童年生活的再现。我的剪纸《喜牛迎春》,表达着我爱牛的情愫。

  童年的乡间生活,是我抹不去的乡愁,经过漫长岁月,仍记忆犹新。今方能以文画寄托、抒怀、解愁。

  新时代爱牛更有新意,我们要发扬为民服务孺子牛、创新发展拓荒牛、艰苦奋斗老黄牛的精神。牛的精神,鼓舞激励着奋进的人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